ama

“我说。有目击者称,你今天中午一个人坐在林子里吃寿司,边吃边流泪。哭得面无表情,非常喜感。”
“芥末呛到鼻子了,换你你也喜感。”
“还用袖子擦酱油。”
“你管我?”

“万丈目。”
他哈哈笑。
“叫先生!”
两人扭打起来。

【】73112



九十九游马&Astral
前两段时间线在73和74之间,后两段时间线在111和112之间…大概。
短炸了而且OOC,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ಥ_ಥ↓





“A——stral——“游马从连接阁楼的圆洞里探出一个头,“你看我刚才拿到了什么?”

听到伙伴搭话,盘腿坐在电视前的Astral歪了下脑袋,从坐着的地方飘起来。



「这是什么,游马?」

游马手上躺着一个巴掌大的金属质盒子,正面和侧面个有几个精巧的小按钮,边边角角的地方被磨得发亮。看起来和电视一样已经很有些年代了。

“嗯…是录音机。”抬头对上Astral好奇的眼神——他总是对这些机械之类的东西很感兴趣。“是可以把声音记录下来,也可以重放的东西。”
“刚才奶奶清理东西的时候找到的,大概是爸爸留下的…但是我们已经检查过了,这里面没有留下的音频线索。”

说着游马叹了口气。

「…除了录音,它还有别的功能吗?」

“不,没有了。”

真是符合它的年代感啊…Astral也无声地叹了口气。「虽然很遗憾,但我们一定还能再找到其他的线索的。」

“没错!只要不放弃,一定可以的!”

儿时至今,相信父亲只是失踪的游马一定已经像这样扑空不知多少次了…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线索,现在也已没有显得非常沮丧。给Astral展示过小录音机后就一直在摆弄小录音机的按钮,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游马?」

“呼——不过挺不容易不是吗,这个古董一样的东西现在还可以用呢……好!”

游马一按录音机上的,“呼”地一下把录音机伸到Astral面前,结果抱着臂的后者下意识地向后飘了点。

「突然一下地做什么啊。」

“奶奶已经把这个给我啦。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拿来录点什么吧?”

「已经在录了吗。要说点什么?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不如游马来唱首歌吧』?」

很快接受了状况的Astral略带笑意地建议,游马却低头作沉思状,闻言摇了摇头,然后突然郑重其事地说道:

“全部的光芒啊…!力量啊!”

…哈?

游马仍用深沉的表情看着Astral,Astral反应了一点五秒才明白他是想眼神示意让自己往下接。

「…寄宿于吾之右手,照亮通往希望的道路…(?)」

游马那个表情配现在这个迷之气氛实在太好笑了,不过为了继续对台词Astral极力忍住。

“闪光抽卡!”
「闪光抽卡!」

…哔()



“其实每次ZEXAL完一想,感觉我们还挺帅的。”ZEXALのORU之一的红ORU说。

「你说得这么平静,我不禁想起之前了解到的一个有关水仙花的故事。」ZEXALのORU之二的蓝ORU说。

然后两人(或者一人一外星人)对视了一下,像往常一样笑作一团。





时间是早上9点。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但一窗之隔的阁楼上却暗得像晚上一样。其唯二的光源中,床被手动用毯子遮住,而电视虽然插着插头,却没有打开。

窗前通常台几用的箱子上有一摞摞得不太齐的卡组,因为主副卡组和额外都没有分开所以看起来有些高。箱子前的少年也用毯子裹得严严实实,额前的两撮头发也没于其中。少年手上握着一个金属质的小录音机。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


从连接楼下的通道处可以看到绿色头发女孩子的身影,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即使一直仰头望着,也不会有录音以外的东西回应她。

“游马……”

她终于将脸埋入双手。




那天一录完这段开玩笑的音频,马上就打岔去聊别的了。结果也没有回放来听听。之后小录音机就一直躺在阁楼角落里,再没有用过。大家都越来越忙。这个录音机被忘掉了。

今天才又一次被翻出来,被小心拂去表面淡淡的浮尘。

按下的按键,小录音机工作起来。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哔()。“全ての光よ...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录音机的主人才发现,也在发现的同时想起来:
“对啊,那家伙的声音…”

可以存于自己的记忆里,后来也可以存于别的伙伴的记忆里——但是这种限制什么时候就被忘记了,无论如何…

“这个是录不下来的啊。”






END






前两天想起来
「一个女孩死了姐姐,她常年给姐姐的办公室打电话,就是为了听听“请在Beep声之后留言”那句话」
这个故事,于是ಥ_ಥ…

感觉每次想故事,写完后结局却总和开始想的不一样。
这次是动笔到差不多了的时候才想起来,
“阿,Astral大概说话录不下来来着…”
于是(

---------------------
「最強デュエリストのデュエルは全て必然!ドローカードさえもデュエリストが創造する!」
「全ての光よ、力よ!我が右腕に宿り、希望の道筋を照らせ!シャイニング・ドロー!」

【ZEXAL】0401



最终决斗后Astral走了有一段时间,

游马大概很难再和Astral见面的设定。

友情向。主要是小伙伴们和游马的故事。

包含有我认为在友情向范围内UAU…真的有吗?

这样也可以的话↓





“迟到了迟到了—————”

叼着饭团的游马像往常一样地在路上夸张地狂奔,身边忽然掠过踩着滑板的友人。

“游马,你鞋带开了!不系一下的话当心摔跤了哟!”

铁男也像往常一样,即使站在高速移动的滑板上也毫不吃力地,对同样算是在高速移动的游马喊出调侃一般的提醒。

“哦!多谢提醒啊!”游马咽下了最后一口饭团,“不过不好意思啊,我今天穿的是没有鞋带的鞋!”

趁听到回答的铁男短暂愣住,游马突然加快了自己迈步的速度。“今天我绝对要比你先到学校!!!”



今天也凭借交通方式的优势、仍然比累得大喘的游马先到学校一步的铁男感到有些奇怪。





“游、游马…”

被喊出名字的少年停下了自己调试D视镜的动作,转身面向身后的少女。少女低着头,手背在身后,似乎拿着什么。离她近的话大概可以察觉到她不合日常聊天气氛的紧张——明显略快的呼吸和心跳,粗框眼镜后微红的脸颊。

但十分粗神经又离她不算近的游马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他只是单纯对朋友的到来感到开心。“喔,这不是小猫嘛!”然后那份开心很自然地转化成了其他意味的热情上涌,“是来找我决斗的吧!没关系我随时奉陪!”

听到回应的少女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但脸上显出为难的神色。“不…那个…其实…”

“?”

“其实我是想说…!”语气忽然坚定起来,“…我、一直、一直对游马…对游马君…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在游马脑内神经的冲动走完整条反射弧前本在与他交谈的少女被另一个墨绿短发的少女(捂上嘴强行)带离了现场。



“你、你突然做什喵啊!我和游马的话还没讲完…!”

“什、什么什么啊!这和说好的发展不一样吧?!”

“稍微不一样一点又怎样啦!游马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呜、你说什…”

(鸟猫的日常惯例争吵5min)

一段时间后两人平静了下来…

“小猫啊,其实你不觉得…愚人节表白的话…对方要回什么好啊。最后不是会变得很尴尬吗,被当做玩笑。”

“…不、这个你误解我了喵。其实我只是想借机给他番茄馅的巧克力!”
“不你重点绝对不这个!”



小猫虽然在和小鸟吵…但是关系大概很好——小猫想。





“…好慢啊,游马。”墨绿发色的少女啊字拖得虽然略长,但并没有责备的意思。

“啊…抱歉小鸟久等了——收东西的时候慢了一点。”游马摸摸后脑露出一个“也没很觉得迟到了很过意不去”的笑,坐在了小鸟坐的长椅上留出的空位上。

“给,游马的决斗饭团!”大概游马在自己接受的时间范围内来了小鸟就会很开心吧。

这些对话大概每天都有,青梅竹马每天能再这样的气氛里一起吃午饭大概真的是很开心的事。

“啊~真期待啊!今天是什么馅的呐…”游马跃跃欲试地凑近饭团…闻了闻。

“呐小鸟…这是芥末的味道吧?”

今天气氛大概就有点不一样了吧?

小鸟露出一个“败了”的表情,“游马平常会直接一大口下去的吧,今天是怎么了?”

“好可怕…我的舌头和鼻子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愚人节快乐啊…”小鸟闭眼叹了口气,“虽说好像我也没整到你过…给你。”

小鸟从包里又拿出了一个饭团。“给你,这个没诈放心吃吧。”

“果然小鸟就是小鸟啊,谢谢啦。”

气氛大概又回去了。



虽说好像我也没整到过你…但是游马你今天奇怪地会留意这个啊。

小鸟也觉得有些奇怪。





已经放学了。教室里的人渐渐走空…只剩下班长、慢吞吞理好作业的游马、等游马的小鸟。

“游马你快点…还要做值日。”小鸟说。

“班长啊,你不用早些回去吗?”游马问。

“哦、哦哦…我特地留下来,是为了告诉你…其实今天不是你放学做值日,你现在可以直接回去了!”班长说。

“…”

“…”

“诶,怎么了?游马君不小小地庆祝一下比如大喊一声‘太好了班长!!!’然后立刻飞奔回家吗?!”

“…怎么会有那种事啊…值日人的名字不是有好好写在白板上吗,Tsukumoyuuma,我。”

“…”

“…”

小鸟都想吐槽班长这招太弱了。

“总之游马君,愚人节快乐。那么我先走了…”班长低沉地走出…



とどのつまり,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游马的智商好像比平时要高。班长也觉得奇怪。

(游马:我的智商在你眼中有低到那样的地步啊!)







NO.club成员聚会。

铁男:“我先说!今天游马竟然没有中最经典的鞋带梗的招!!!太奇怪了粗神经的游马今天…!”

小鸟:“虽然我也没有期待什么…但是游马今天吃决斗饭团的时候竟然还闻了一下!没有中加大份芥末的饭团的招…!!”

班长:“怎么回事!游马今天值日做的竟然比平常还要认真!!!!这真的的确诚然太奇怪了!!!!”

小猫:“…?(小声)哪里奇怪了不还是一样的粗神经游马…啊小鸟你竟然往游马的饭团里放芥末!!!!!!!!!!!!!”

(中途被小鸟拖走的小猫不太懂…)

小鸟:“不重点不在于此在于游马愚人节完全没被骗到啊?!!”

明明不是那样不对人设防的人嘛!!!

小猫:“你不拦我的话我有信心骗到的!!!”

小鸟:“那个我拒绝!!!”

铁男:“…”

班长:“…”

德之助:“…ura。”

班长:“啊…德之助君!平常一直是恶作剧担当的你今天没有行动吗?给游马惊喜的愚人节大作战!”

德之助:“…呃…我这样的恶作剧大师对自己的恶作剧有绝对的信心,我害怕不小心对游马出手太重所以…ura。”

班长:“…”

铁男:“…难道没有那种说了游马一定会信的谎吗?”

小鸟:“我觉得你和班长说的两个只是太容易被识破而已…”

德之助:“其实绝对有句话游马不会不信的,就是——”



不会不信的,大家想。大家一起想到了一句话。


德之助:“…没什么ura”


“Astral他回来了。”十分简短的一句话。实在简短,但是这里没有人会不去相信,会不愿去相信。

因为实在是想听到得不得了的话。

但是这种谎…




铁男:“啊啊…那个糟透了,绝对不如我的鞋带梗。”






3月31日的时候,club的主要成员聚在一起讨论愚人节。“大家一起想办法蒙蒙游马吧!”自然而然是这样的提议。

但是4月1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蒙成功了的。…对不设防的游马大家都有点下不去手…于是都是毫无精细计划过的恶作剧。

但是说好的不设防游马呢?







游马要开始吃晚饭的时候,小鸟来敲门。

姐姐想说些什么,但奶奶笑着拦住了她。于是两人看着小鸟拉起游马走向街道——


小鸟推着被用布蒙上了眼睛的游马向前走着。游马开始只是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自己走在无尽长的走廊上…但之后自己的所处好像开阔了起来,温暖的光透过布映在自己的眼帘上。

游马还在继续往前走,但身后的小鸟拉住了她。然后那布一圈圈的被放下——真是缠得认真啊,前面有什么?游马想。


游马在自己熟悉的今天呆了几乎整个白天的教室里,眼前是自己的伙伴们——铁男班长小猫德之助…他们围着教室中心的一张桌子…那上面放着一个大号的蛋糕。




…3月31日NO.club的各位的讨论结果…
“好的,那就这样吧!白天的时候大家去开开游马的玩笑逗逗他吧!‘最近有点不在状态呀,怎么回事?’然后就在他以为我们都是愚人节串起来玩他的时候把他拉过来吃蛋糕吧!‘振作点啊大家一直在你身边有事别瞒着我们!’然后再给白天的事道个歉…绝对在他的意料之外!而这才是我们的愚人节作战的目的本体!
…ura。”







“…事情就是这样…游马。德之助的想法真的很棒…结果第一步也就是整你…完全没成功啊。”小鸟笑着解释,但垂下了眼睛。

“诶、嘿嘿…是这样吗…真的很出乎我意料之外…这么说我反而打乱大家的一片好意啦…”

“游马…”

“真的…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


“好啦,别愣着啦!来分蛋糕吧——游马还是被我们从自家饭桌上拉过来的不是。”
说着铁男拿起塑料刀,分起盘子。

“啊我来帮忙喵!游马的那份蛋糕我来切!”

“嗯,总之结果还是在游马意料之外啦ura!我不愧是天才的恶作剧作者…我也来帮忙ura!”

“这种温馨的感觉真好啊…!とどのつまり,我也来…”



小鸟推了一下还在发呆的游马。“去大家中间啊,游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哦、哦…”

“诶——不设防君今天怎么完全没信大家的玩笑啊?”

“哪里…昨天听姐姐提了下今天愚人节所以今天刚好就稍微留意了一下…话说在你们眼中,我的智商是会中这种小玩笑的程度吗!”

“噗哈哈。”

“笑什么。”

“果然还是平时的傻傻的游马好啊。”

“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嘛总之真的是…”



“大家都很担心你啊。”




“为了鼓励我做到这种地步…真的真的太感谢了……我果然真的是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呢。”







游马躺在吊床上,拎着挂皇键的绳子。皇键随绳子中传来的微小晃动晃动,折射窗子透过的月光。


看了一会儿游马重新把皇键挂回了脖子。


“我…我们真的是有很好的同伴啊……要是你还能看得到多好…Astral”

“所以我不能再低沉下去了…为了不辜负他们…Astral也不想看到我这样吧。”



游马侧过身打算入睡,阖眼的同时落下两滴泪来。









End.







呜呜呜没能赶在愚人节当天写完(´;ω;`)!!!!(大哭着

希望有人喜欢这种气氛(´;ω;`)(总之我真的好喜欢(´;ω;`)

想表达的是“小伙伴们真的都是很好很好的小伙伴们”、

“游马真的很想Astral但是他心里也有所有的小伙伴们”…

所有小伙伴啦,真想有一天能写写全员向(´;ω;`)


大概(´;ω;`)。没有表达出来的话就当我是这样想的啦!

希望有人能喜欢这个文(´;ω;`)

虽然是友情向但我想私心地打上UAU的tag(´;ω;`)

以上。












【游A游无差】完全和平的日常。


起名废
ooc有
大概更偏向游A一点?
刚开始大概是想写一条完全是和平年代的世界线。
写到后面的时候有些困了也有点赶,说不定读起来会莫名其妙?


游马正沿着河走回家,手插在长裤的口袋里,一下一下地踢着石子。因为今天被右京老师留下补课了,所以小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自己同行一段时间。

“真是的,游马也不能总是上课睡觉啊!”墨绿色头发女孩子的声音有些无奈。“为什么不把一飞冲天用在学习的方面呢?是游马的话,愿意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好吧!”女孩子又笑起来,目光明亮。

(还真的说得很有道理啊,这么一想)游马想,(对吧,A…)
游马很开心地笑着转头,开口想要发出声音,只是理智抢先一步拦在了快要出口的话语前方。

离那场决斗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一切都回归了平常。和Astral被强制送回星光界那次不同,游马接受了“Astral已经不在我身边了”这件事,也没怎么像那段时间里一样忽然就开始对着空气讲话——但还是会有那样的冲动。

毕竟习惯不是那样轻易就能改变的东西。

游马的生活里曾经多了一个人,现在又少了一个,这部分的人数没有变化但是心却有些空空的。

游马在河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河水在夕阳下呈现出漂亮的橙黄色,被风吹得微微起伏的水面上碎碎地反着光,像是金子。游马想起,自己和Astral也一起来过这地方很多次,有一次还对他讲过自己双亲的故事。这里真的留下了自己很多回忆,父母的,Astral的。(现在父母回到了自己身边,但是那家伙不在了。)游马顺着河流看向更远的地方,脸侧过来,一半被夕阳映的很亮,一半却很暗。

“不知道Astral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就这么看了很久,游马开口说道。



“游马!游马——”
游马听到了非常熟悉的声音,但没有印象中的电波感,所以要显得更加真实一点。但联系现实听起来反倒要更加不真实一点。不管怎样,这确实是游马刚才在念叨的,名字主人的声音。

确认了这一点的游马马上站了起来,“Astral!”,然后向声音来源——自己后方看去“是你吗!…嗯?”
后方的街道上站着一个纤细的少年,穿着和游马同校的绿色款校服,肤色很白,脸上很干净,只是打着蓝色样式简洁的耳钉。金色的眼瞳和水色的头发和常人比起来有些奇怪,但确实给人以安心感。



“…通过源数代码的力量,星光界和巴利安界合为了一体,接受了混沌。现在大家都相处得很好,一切都在安定的发展。有些想了解你这边的情况,所以和埃利法斯说过以后,以实体——人类的样子来拜访你了。”

“…之前决斗的时候明明连“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还以为再看不到你了…你也可以像鲨鱼他们一样转人类形态啊,你脸上和身上的那些…mark和gem之类的都没有了啊,差点没认出你来!”

(…那你还在问“是你回来了吗!”的瞬间冲过来拥抱我,你确定没认出我来…)水色头发的少年想。
“噢,当时听到声音太激动!所以就。抬头看脸有点不一样有一秒真的以为是抱错了,不过仔细看看其实没差就是了哈哈哈。”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游马!”



“总之,你现在大概是放假中的状态吧,”发型像虾的少年兴奋地握紧了拳头,“反正也没有别处可去,来我家吧!虽然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哈哈哈。”



“那也就是说…”Astral的眼睛看起来比平常睁得大一些…

“没错,也就是说…有决斗饭团吃!…不,不只是决斗饭团啊Astral!”

“啊啊啊游马!感谢邀请!决斗饭团我想吃很久了!我想吃两碗、不、三碗!”

“有食欲是好事啊,绝对没问题!话说你现在已经没有飘着了,还是比我高啊…不过没关系,我可是还可以长的!”


Astral你是不是说想知道我们过得怎么样啊,我来给你讲讲。小鸟还是小鸟,铁男还是铁男,班长和德之助也还是班长和德之助。七皇他们作为人类回到了这个世界。去了星光界的我的父亲、以及母亲也…快斗和轨道7也回来了(快斗还给轨道器和吉器美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正和玉座他们一起重新开始了对异世界的研究…啊,不过这不都是你用源数代码改出来的吗,你应该都知道吧…没什么别的啦,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罗宾的话我有一直录下来,回去可以看。
之后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两人聊着天走回家。

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我以为几个月这样没有你的日常要过一辈子。



咚咚咚。

“游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短暂的敲门声后,门内传来应答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是不是又被老师留下补习了啊游马…嗯?带了朋友回来吗?”

开门的是游马的姐姐明理,扎着马尾,有些凌厉的样子,看起来比游马年长不少。(本来是想好好说教游马一番的吧,)Astral想,(不过这也是人类一种表达关心的方式吧。)

“打扰了。初次见面…我叫Astral…是游马的同学。”鞠躬。(虽然对自己来讲是熟悉的人了,但还是要重新打招呼啊。)Astral看向游马,(这样说可以吗?)←眼神交流。
(可以可以!)←游马点头。

“就像来自己家一样,放开一点吧。”明理笑,“游马经常来朋友来家里留宿啊,我们都习惯啦。啊,Astral,听起来像外国名字呢…”
就在游马和Astral支支吾吾起来的时候,奶奶笑着走了过来(救场):
“游马的父母下午又去别的什么地方探险了,刚才打电话说今天回不来了,所以晚饭刚好也够。明理,游马,还有那位,不要一直站在门口了,赶快进到屋子里来吧( ´ ▽ ` )ノ。”


“游马,奶奶真是太好了,不但慈祥而且手艺真是太高明了!现在的我不但可以随意触碰到这个世界的东西,还可以像这样获取能量…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啊!真是太美好了…”Astral趴在游马的吊床上玩一个黄色的橡皮小鸭子,“…游马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东西。”

捏了一下鸭子,“嘎。”


吃完饭两人就回去游马的房间了——准确地说应该是房间的阁楼。虽然房间本体更大,还有一张正经的床,但游马似乎更喜欢呆在阁楼一些,睡觉也是在阁楼的吊床上。阁楼上放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到处都有生活的痕迹,也堆积着很多记忆;相比起来,楼下与其说是整洁,不如说是会给人一种“好空”的感觉。Astral上到阁楼以后觉得怀念无比,想起自己碰得到东西后磨挲了电视好久。


“活着的感觉可远远不止这些啊!…鸭子你从哪里翻出来的…”游马盘腿坐在窗前的箱子前摆弄卡组,转头看着Astral,一脸“你的眼睛原来可以这么圆”的表情,“真是的,以前从没看过你这么兴奋啊…(不如说是没这么直接的表示出来过:-D←lo主)上次你露出类似这种的表情成这样是什么时候?啊,也是吃了决斗饭团之后!…”



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黑——或者说是是更加接近于黑的普蓝。窗子是关着的,但如果打开然后探出头去可以看得到如同嵌在天上一样的满月和许多星星。房间里没有开灯,但那些天体的光透过窗子照亮了窗前的一片区域,给区域里所有的东西加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坐在窗前的游马借着这些天体的光,可以勉强看到卡上记载的效果文。

“话说Astral,你现在这个样子,需要睡觉吗?”游马问,但目光并没有从卡上离开。

“啊,嗯…因为是人类的身体…所以驱动方式,能量的代谢都和一般的人类是一样的…对了游马,给我讲讲人类的新陈代…”

“不那个等会再谈。”游马顶着一脸的黑线,“总之现在要睡觉还太早了,比起闲着…Astral,”游马忽然激动起来,“作为一个决斗者,你不会不带卡组来的吧!决斗吧!”

好啊求之不得!Astral回答道!然后两个人爬起来飞到楼下的院子里掏出决斗盘开杀…本来应该是这样。但现实是,Astral只是换了个躺的姿势继续躺在吊床上,手背靠在额头上,迷迷糊糊没有精神的样子。

“你怎么了?”游马觉得有些异样,然后他发现了那个异样…“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

“…嗯……”看起来是在努力回忆,“……之前我有说过觉得口渴…然后奶奶从冰箱里递给了我一听汽水…味道怪怪的。喝了以后好像没什么,但是现在莫名越来越困了…”Astral的声音听起来像从水面下发出的,有些小和遥远。

(汽水?家里有汽水吗?那个应该是…)游马思考着昨天翻冰箱时看到的东西,“不Astral那个不是汽水啊奶奶估计是看错了那个是啤酒啊姐姐参加完同学聚会以后带回来的…”

“啊…啤酒…以前都没喝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个未成年人不能喝的(啊你好像也不是什么未成年人orz)你喝了多少!”

“…就那一听…因为很渴所以一口气…”

“…”

游马看着眼前躺在吊床上肚子上放着一只橡皮小鸭子的人露出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表情,这个记忆中在决斗时会一直冷静地分析战术的人,对酒好弱……


这怎么办就让他睡下去还是搬到楼下去只是困了而已吧有别的事吗也说不定他还不想睡听爸爸说有的人喝完酒以后会哭虽然我觉得Astral不至于这样但是不会打开什么别的新世界大门吧总之情况好糟糕啊!

“…游马…我想看罗宾…”

“…好啊,”听到Astral又开始说话,游马稍微放心了一点,然后起身去开电视,“我有一直录到昨天…”



噗咚。



Astral何时从吊床上爬了下来。就这样抱住了游马。



游马躺倒在了地板上。比自己高的那个人把头埋在自己肩膀上,头发蹭到了自己的脸颊。他紧紧地抱着自己,呼吸有些快。电视上色块的几秒几秒地变幻着,发出的冷光照亮了电视前方一片的细小尘埃。电视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是电视曾经的使用者担心吵醒房间里熟睡的另一个人而设置的。


“…Astral…?”

游马小心地呼唤抱着自己的人的名字。那人只是将头埋得更深了一些。游马轻轻地用手环住那人,同时右手一下一下缓慢地拍着他的背。

“……游马…”Astral的声音很低…“我最喜欢你的笑容了…所以离开后我一刻也不曾忘记…今天又能看到我很开心…你的笑容总是和一飞冲天一起鼓舞着我…星光界有一个孩子…也有着温暖的笑容…每次看到他我就会想起你来…这几个月里有时我感到困惑…“我不会忘记你的”…那天我们彼此约定——好像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为什么呢…明明一切都很和平人间和星光界之间也并非不能往返…我不会忘记…但我为什么不能再一次去亲眼看看你呢,还有你的未来,大家的未来…这样想着我真的来了…毫无障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违和感…但是我不知道…我只是…”


呼吸声。


“…Astral…”对方的不安明确而直白地传达了过来,通过语言,声音和拥抱的力度。游马停止了拍打,然后用那之手护住了Astral的头部,另一只手稍稍加了些力气回抱。想要去安慰。“没有的,没有哪里不对劲。”他说。“确实是一切和平,想来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来,一次想要呆多久都可以。大家,所有人都很想念你…明天是休息日,可以约上能够约上的所有人,我们再一起聚一聚吧…现在的话一定做得到,因为…”
因为已经一切和平了。
困了的话…就先闭上眼睡吧。



“¥@#%*+…(杂音)”
“…新的……*&?#…”
“你那一副死鱼脸要摆到什么时候好了,走吧。”
“星光界正在遭遇新的危机。”
“你说什么,Astral他…”


“在那片土地上 混沌之力正在集结。”
“通过源数代码的力量,星光界和巴利安世界合为了一体,接受了混沌。但是,这同时引起了新的战争。”
“要去吗,Astral?”
“是的。”


“无论谁,善之心和恶之心都在战斗着。但是,如果不从那里逃出来的话,就和谁都无法互相理解了。
游马,我将继续战斗下去,直到谁都能互相理解之日到来为止。”


“…马,游马!”

“啊…小鸟?我这是…而且大家都…?”

“我们是在去星光界的路上啊!这么重要的时候你怎么了?”

“啊,那个,刚才好像做了个梦…之类。”

“?你也只是走了个几秒钟的神而已啊?”

“是吗…嗯,我没事,没什么。”

少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一部分记忆…不是这边真实经历过的记忆存在于自己的脑海。称之为“记忆”而不是梦…因为实在是过于清晰了,每一个细节——抱住自己的人的温度以及很淡的啤酒的香味——都太过清晰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少年重新笑了起来。


飞行中的Astral觉得自己刚才得到了一段…大概不是这条世界线上的记忆。同样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更加坚定的前进。


“啊,之前说的违和感…果然完全和平无争的世界怎么会那么简单就有啊…所以为了取得这样的世界,我会一直战斗下去…”
一直战斗下去的话我们也能够再相见吧。同时做了一个白日梦的两人想。




end.

这个故事主体是和原作平行的另一条世界线,或者只是个梦。
总之时间点在动画146集14:53左右,但是和本篇的发展出现了偏差(小鸟不在然后教主一个人坐着)…就是另一条线的意味吧。
写的时候觉得自己用☆隔开的段落画风都不一样hhh
总之实在想为这个cp做点什么…然后就有了这篇。
感谢你的阅读!欢迎捉虫!
真是太喜欢这对了!

【As游无差】ZEXAL38话相关

第三段开始As是第二人称:-D



皇之键忽然发出耀眼的光,然后光转移至少年眼前。少年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再移开时,面前是背对自己的蓝色幽灵。

“你是…Astral!”
“让你久等了。”幽灵回过头来。


少年却鼓起了本来就圆的脸颊,皱起眉头仰视你:“哈?!我本来也没等过你什么的,”别过脸去,“那群家伙靠我一个人就够了!而且我说,你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不见踪影,然后又在无关紧要的时候跑出来…”

你环顾起四周,对面场上有两只xyz怪兽和一张盖卡,少年场上只有没有素材的霍普(无关紧要啊…)“两个人一起联手对付游马…胜利的拼图已经集齐了,你的战斗没有白费!”,然后退回到少年身边。少年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一脸闹脾气的表情,但你知道那只是担心你,却逞强不愿表现出来的表现。少年因倒地而留在身上的蹭伤、以及磨损的衣角,都是他的勇气以及为了保护你而拼命战斗的证明。

这样想着的你,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温暖的弧度:“游马,赢下来!”。

少年听到这熟悉的发言,神色终于放松了下来。他睁大望着你的双眼,重新露出太阳般的笑容——

“嗯!”他如是回应。

end

发现了吧这其实就是个弱弱的扩写orz
每次As暂时离开游马,然后终于回来的时候,游马要么是教科书式的傲娇要么就是泪啊www然后As就会给一个非常温柔饱含宠溺的微笑()觉得这对真的太可爱了非常喜欢这两只但是为何粮好少qaq
这里有没有喜欢A游A的小伙伴呀听到呼唤请回答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