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

鬼柳桑严重不足orz现在觉得非常不满足(((

【游A游无差】完全和平的日常。


起名废
ooc有
大概更偏向游A一点?
刚开始大概是想写一条完全是和平年代的世界线。
写到后面的时候有些困了也有点赶,说不定读起来会莫名其妙?


游马正沿着河走回家,手插在长裤的口袋里,一下一下地踢着石子。因为今天被右京老师留下补课了,所以小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自己同行一段时间。

“真是的,游马也不能总是上课睡觉啊!”墨绿色头发女孩子的声音有些无奈。“为什么不把一飞冲天用在学习的方面呢?是游马的话,愿意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好吧!”女孩子又笑起来,目光明亮。

(还真的说得很有道理啊,这么一想)游马想,(对吧,A…)
游马很开心地笑着转头,开口想要发出声音,只是理智抢先一步拦在了快要出口的话语前方。

离那场决斗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一切都回归了平常。和Astral被强制送回星光界那次不同,游马接受了“Astral已经不在我身边了”这件事,也没怎么像那段时间里一样忽然就开始对着空气讲话——但还是会有那样的冲动。

毕竟习惯不是那样轻易就能改变的东西。

游马的生活里曾经多了一个人,现在又少了一个,这部分的人数没有变化但是心却有些空空的。

游马在河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河水在夕阳下呈现出漂亮的橙黄色,被风吹得微微起伏的水面上碎碎地反着光,像是金子。游马想起,自己和Astral也一起来过这地方很多次,有一次还对他讲过自己双亲的故事。这里真的留下了自己很多回忆,父母的,Astral的。(现在父母回到了自己身边,但是那家伙不在了。)游马顺着河流看向更远的地方,脸侧过来,一半被夕阳映的很亮,一半却很暗。

“不知道Astral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就这么看了很久,游马开口说道。



“游马!游马——”
游马听到了非常熟悉的声音,但没有印象中的电波感,所以要显得更加真实一点。但联系现实听起来反倒要更加不真实一点。不管怎样,这确实是游马刚才在念叨的,名字主人的声音。

确认了这一点的游马马上站了起来,“Astral!”,然后向声音来源——自己后方看去“是你吗!…嗯?”
后方的街道上站着一个纤细的少年,穿着和游马同校的绿色款校服,肤色很白,脸上很干净,只是打着蓝色样式简洁的耳钉。金色的眼瞳和水色的头发和常人比起来有些奇怪,但确实给人以安心感。



“…通过源数代码的力量,星光界和巴利安界合为了一体,接受了混沌。现在大家都相处得很好,一切都在安定的发展。有些想了解你这边的情况,所以和埃利法斯说过以后,以实体——人类的样子来拜访你了。”

“…之前决斗的时候明明连“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还以为再看不到你了…你也可以像鲨鱼他们一样转人类形态啊,你脸上和身上的那些…mark和gem之类的都没有了啊,差点没认出你来!”

(…那你还在问“是你回来了吗!”的瞬间冲过来拥抱我,你确定没认出我来…)水色头发的少年想。
“噢,当时听到声音太激动!所以就。抬头看脸有点不一样有一秒真的以为是抱错了,不过仔细看看其实没差就是了哈哈哈。”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游马!”



“总之,你现在大概是放假中的状态吧,”发型像虾的少年兴奋地握紧了拳头,“反正也没有别处可去,来我家吧!虽然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哈哈哈。”



“那也就是说…”Astral的眼睛看起来比平常睁得大一些…

“没错,也就是说…有决斗饭团吃!…不,不只是决斗饭团啊Astral!”

“啊啊啊游马!感谢邀请!决斗饭团我想吃很久了!我想吃两碗、不、三碗!”

“有食欲是好事啊,绝对没问题!话说你现在已经没有飘着了,还是比我高啊…不过没关系,我可是还可以长的!”


Astral你是不是说想知道我们过得怎么样啊,我来给你讲讲。小鸟还是小鸟,铁男还是铁男,班长和德之助也还是班长和德之助。七皇他们作为人类回到了这个世界。去了星光界的我的父亲、以及母亲也…快斗和轨道7也回来了(快斗还给轨道器和吉器美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正和玉座他们一起重新开始了对异世界的研究…啊,不过这不都是你用源数代码改出来的吗,你应该都知道吧…没什么别的啦,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罗宾的话我有一直录下来,回去可以看。
之后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两人聊着天走回家。

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我以为几个月这样没有你的日常要过一辈子。



咚咚咚。

“游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短暂的敲门声后,门内传来应答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是不是又被老师留下补习了啊游马…嗯?带了朋友回来吗?”

开门的是游马的姐姐明理,扎着马尾,有些凌厉的样子,看起来比游马年长不少。(本来是想好好说教游马一番的吧,)Astral想,(不过这也是人类一种表达关心的方式吧。)

“打扰了。初次见面…我叫Astral…是游马的同学。”鞠躬。(虽然对自己来讲是熟悉的人了,但还是要重新打招呼啊。)Astral看向游马,(这样说可以吗?)←眼神交流。
(可以可以!)←游马点头。

“就像来自己家一样,放开一点吧。”明理笑,“游马经常来朋友来家里留宿啊,我们都习惯啦。啊,Astral,听起来像外国名字呢…”
就在游马和Astral支支吾吾起来的时候,奶奶笑着走了过来(救场):
“游马的父母下午又去别的什么地方探险了,刚才打电话说今天回不来了,所以晚饭刚好也够。明理,游马,还有那位,不要一直站在门口了,赶快进到屋子里来吧( ´ ▽ ` )ノ。”


“游马,奶奶真是太好了,不但慈祥而且手艺真是太高明了!现在的我不但可以随意触碰到这个世界的东西,还可以像这样获取能量…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啊!真是太美好了…”Astral趴在游马的吊床上玩一个黄色的橡皮小鸭子,“…游马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东西。”

捏了一下鸭子,“嘎。”


吃完饭两人就回去游马的房间了——准确地说应该是房间的阁楼。虽然房间本体更大,还有一张正经的床,但游马似乎更喜欢呆在阁楼一些,睡觉也是在阁楼的吊床上。阁楼上放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到处都有生活的痕迹,也堆积着很多记忆;相比起来,楼下与其说是整洁,不如说是会给人一种“好空”的感觉。Astral上到阁楼以后觉得怀念无比,想起自己碰得到东西后磨挲了电视好久。


“活着的感觉可远远不止这些啊!…鸭子你从哪里翻出来的…”游马盘腿坐在窗前的箱子前摆弄卡组,转头看着Astral,一脸“你的眼睛原来可以这么圆”的表情,“真是的,以前从没看过你这么兴奋啊…(不如说是没这么直接的表示出来过:-D←lo主)上次你露出类似这种的表情成这样是什么时候?啊,也是吃了决斗饭团之后!…”



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黑——或者说是是更加接近于黑的普蓝。窗子是关着的,但如果打开然后探出头去可以看得到如同嵌在天上一样的满月和许多星星。房间里没有开灯,但那些天体的光透过窗子照亮了窗前的一片区域,给区域里所有的东西加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坐在窗前的游马借着这些天体的光,可以勉强看到卡上记载的效果文。

“话说Astral,你现在这个样子,需要睡觉吗?”游马问,但目光并没有从卡上离开。

“啊,嗯…因为是人类的身体…所以驱动方式,能量的代谢都和一般的人类是一样的…对了游马,给我讲讲人类的新陈代…”

“不那个等会再谈。”游马顶着一脸的黑线,“总之现在要睡觉还太早了,比起闲着…Astral,”游马忽然激动起来,“作为一个决斗者,你不会不带卡组来的吧!决斗吧!”

好啊求之不得!Astral回答道!然后两个人爬起来飞到楼下的院子里掏出决斗盘开杀…本来应该是这样。但现实是,Astral只是换了个躺的姿势继续躺在吊床上,手背靠在额头上,迷迷糊糊没有精神的样子。

“你怎么了?”游马觉得有些异样,然后他发现了那个异样…“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

“…嗯……”看起来是在努力回忆,“……之前我有说过觉得口渴…然后奶奶从冰箱里递给了我一听汽水…味道怪怪的。喝了以后好像没什么,但是现在莫名越来越困了…”Astral的声音听起来像从水面下发出的,有些小和遥远。

(汽水?家里有汽水吗?那个应该是…)游马思考着昨天翻冰箱时看到的东西,“不Astral那个不是汽水啊奶奶估计是看错了那个是啤酒啊姐姐参加完同学聚会以后带回来的…”

“啊…啤酒…以前都没喝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个未成年人不能喝的(啊你好像也不是什么未成年人orz)你喝了多少!”

“…就那一听…因为很渴所以一口气…”

“…”

游马看着眼前躺在吊床上肚子上放着一只橡皮小鸭子的人露出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表情,这个记忆中在决斗时会一直冷静地分析战术的人,对酒好弱……


这怎么办就让他睡下去还是搬到楼下去只是困了而已吧有别的事吗也说不定他还不想睡听爸爸说有的人喝完酒以后会哭虽然我觉得Astral不至于这样但是不会打开什么别的新世界大门吧总之情况好糟糕啊!

“…游马…我想看罗宾…”

“…好啊,”听到Astral又开始说话,游马稍微放心了一点,然后起身去开电视,“我有一直录到昨天…”



噗咚。



Astral何时从吊床上爬了下来。就这样抱住了游马。



游马躺倒在了地板上。比自己高的那个人把头埋在自己肩膀上,头发蹭到了自己的脸颊。他紧紧地抱着自己,呼吸有些快。电视上色块的几秒几秒地变幻着,发出的冷光照亮了电视前方一片的细小尘埃。电视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是电视曾经的使用者担心吵醒房间里熟睡的另一个人而设置的。


“…Astral…?”

游马小心地呼唤抱着自己的人的名字。那人只是将头埋得更深了一些。游马轻轻地用手环住那人,同时右手一下一下缓慢地拍着他的背。

“……游马…”Astral的声音很低…“我最喜欢你的笑容了…所以离开后我一刻也不曾忘记…今天又能看到我很开心…你的笑容总是和一飞冲天一起鼓舞着我…星光界有一个孩子…也有着温暖的笑容…每次看到他我就会想起你来…这几个月里有时我感到困惑…“我不会忘记你的”…那天我们彼此约定——好像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为什么呢…明明一切都很和平人间和星光界之间也并非不能往返…我不会忘记…但我为什么不能再一次去亲眼看看你呢,还有你的未来,大家的未来…这样想着我真的来了…毫无障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违和感…但是我不知道…我只是…”


呼吸声。


“…Astral…”对方的不安明确而直白地传达了过来,通过语言,声音和拥抱的力度。游马停止了拍打,然后用那之手护住了Astral的头部,另一只手稍稍加了些力气回抱。想要去安慰。“没有的,没有哪里不对劲。”他说。“确实是一切和平,想来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来,一次想要呆多久都可以。大家,所有人都很想念你…明天是休息日,可以约上能够约上的所有人,我们再一起聚一聚吧…现在的话一定做得到,因为…”
因为已经一切和平了。
困了的话…就先闭上眼睡吧。



“¥@#%*+…(杂音)”
“…新的……*&?#…”
“你那一副死鱼脸要摆到什么时候好了,走吧。”
“星光界正在遭遇新的危机。”
“你说什么,Astral他…”


“在那片土地上 混沌之力正在集结。”
“通过源数代码的力量,星光界和巴利安世界合为了一体,接受了混沌。但是,这同时引起了新的战争。”
“要去吗,Astral?”
“是的。”


“无论谁,善之心和恶之心都在战斗着。但是,如果不从那里逃出来的话,就和谁都无法互相理解了。
游马,我将继续战斗下去,直到谁都能互相理解之日到来为止。”


“…马,游马!”

“啊…小鸟?我这是…而且大家都…?”

“我们是在去星光界的路上啊!这么重要的时候你怎么了?”

“啊,那个,刚才好像做了个梦…之类。”

“?你也只是走了个几秒钟的神而已啊?”

“是吗…嗯,我没事,没什么。”

少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一部分记忆…不是这边真实经历过的记忆存在于自己的脑海。称之为“记忆”而不是梦…因为实在是过于清晰了,每一个细节——抱住自己的人的温度以及很淡的啤酒的香味——都太过清晰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少年重新笑了起来。


飞行中的Astral觉得自己刚才得到了一段…大概不是这条世界线上的记忆。同样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更加坚定的前进。


“啊,之前说的违和感…果然完全和平无争的世界怎么会那么简单就有啊…所以为了取得这样的世界,我会一直战斗下去…”
一直战斗下去的话我们也能够再相见吧。同时做了一个白日梦的两人想。




end.

这个故事主体是和原作平行的另一条世界线,或者只是个梦。
总之时间点在动画146集14:53左右,但是和本篇的发展出现了偏差(小鸟不在然后教主一个人坐着)…就是另一条线的意味吧。
写的时候觉得自己用☆隔开的段落画风都不一样hhh
总之实在想为这个cp做点什么…然后就有了这篇。
感谢你的阅读!欢迎捉虫!
真是太喜欢这对了!

评论(12)

热度(29)